• 国家三级甲等医院
  • 广东省文明医院
  • 广东省医保定点单位
  • 佛山市文明窗口单位
  • 佛山市唯一一家“广东省白求恩式先进集体”医院
  • 法医门诊
  • 爱婴医院
  • 佛山市医师协会
  • SOS国际救援中心
  • 城镇居民、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
  • 佛山企业博士后工作站
  • 佛山首家支持微信医保结算医院
  • “中国非公立医院竞争力100强”全国排名第三
  • 2015全国最具价值民营医院
  • 广东省普通高等医学院校教学医院
  • 佛山市禅城区家庭暴力伤情鉴定中心
  • 医院群众满意度第三方评价:佛山市综合医院排名第一、全省综合医院排名第二

近日,美国的研究人员发现通过麻醉药物控制超难治性癫痫持续状态(SRSE)的发作,MRI上仍然可以看到脑萎缩的证据。该研究发表于JAMA神经病学子刊。

“尽管造成脑萎缩的原因至今未明,但我们认为可能是由于可逆性脑水肿、无法通过脑电图检测到的亚临发作、麻醉药物的直接影响或者是停止治疗等原因引起的。”研究人员在文章中称。

该研究共回顾了19名SRSE患者的情况,平均年龄41岁。患者的SRSE定义为接受初始麻醉药物治疗后,癫痫持续状态在一天或以上的时间段内持续或复发。患者在SRSE发作期间2周内接受MRI扫描,另一次扫描则在SRSE缓解后6个月内,两次扫描之间至少间隔1周的时间。

研究者测定了疾病发作时和随访中的脑室-脑实质比(VBR),用大脑的总面积除以侧脑室的面积。这一数据使用T2FLAIR序列测定。


VBR值的测定(位于尾状核头以上层面)


A(左图):初始MRI扫描,与SRSE发作后6天完成;B(右图):随访MRI扫描,于128天后完成,此时患者接受了76天的麻醉药物治疗。

上图为一位20余岁女性患者,因自身免疫性脑炎出现SRSE。随访扫描显示患者脑弥漫性萎缩,脑沟增宽,脑室口径增大。这名患者的VBR值变化为66.2%。

VBR值更高意味着更多的脑实质损失。根据作者的报道,在最初扫描和随访扫描时,VBR值的中位数分别为0.06和0.08,相当于VBR值的变化幅度为23.3%。

而在述评中,来自马萨诸塞州总医院的Andrew Cole指出,尽管这一数值看似惊人,但这并不意味着患者的脑容量会减少近1/4。“VBR值增加可能是脑室空间增加的结果,或者全脑体积的减少,也可能是两者的组合。”Cole同样指出,脑室面积的增加可能是一过性的,可能是由于脑脊液压力动力学的改变导致。

研究人员同样发现,VBR的改变程度与麻醉药物的应用和住院时间呈显著正相关,但与年龄呈负相关。相比之下,研究者通过改良Rankin评分评估患者的功能预后发现,VBR的变化和功能预后之间无显著相关性,这一发现让研究者和述评作者均感到很意外。研究者认为,这可能提示脑萎缩本身并不能确定患者恢复不佳,因此不应该将其作为撤销生命维持措施的唯一参数。

研究者总结称,进一步的研究应当聚焦于哪些区域更容易受到影响,以及评估脑萎缩和相关临床变量之间的关系。更重要的是,应当研究脑萎缩对SRSE幸存者长期认知功能的影响。

文章来源于:医脉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