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三级甲等医院
  • 广东省文明医院
  • 广东省医保定点单位
  • 佛山市文明窗口单位
  • 佛山市唯一一家“广东省白求恩式先进集体”医院
  • 法医门诊
  • 爱婴医院
  • 佛山市医师协会
  • SOS国际救援中心
  • 城镇居民、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
  • 佛山企业博士后工作站
  • 佛山首家支持微信医保结算医院
  • “中国非公立医院竞争力100强”全国排名第三
  • 2015全国最具价值民营医院
  • 广东省普通高等医学院校教学医院
  • 佛山市禅城区家庭暴力伤情鉴定中心
  • 医院群众满意度第三方评价:佛山市综合医院排名第一、全省综合医院排名第二

2015年12月17日,佛山市禅城中心医院(简称禅医)精准脑科中心迎来了一位特殊的患者——有着3年成瘾性药物依赖史的患抑郁症患者。

“吃了(成瘾性药物)这么长时间,生意垮了、家庭散了、朋友都离我而去,精神也大不如前,整天无精打采、很抑郁,所以我就想把它给戒了,但没成功!”

在中心主任任廷文博士的办公室里,李某诉说着自己沾染、成瘾、戒除、再沾染的痛苦经历……

同行聚餐,“助兴剂”成悲剧开端

2012年冬,当时我在东莞搞点小生意,正要扩充经营,为此经常要宴请生意伙伴。一次在KTV中,一老板神秘地塞给我一包“助兴剂”,并告诉我:只要尝一点就能忘却一切的烦恼……但我婉转地拒绝了。

那老板一听脸拉得老长直说道:这么不给面子?哥又不害你,怕啥吖?这玩意咱们经常用,现在不是好好的么!

厅里的人纷纷拿起 “助兴剂”吃,我心纳闷:这老板可是重要的供货商,得罪不得。男人嘛,啥味道都要尝试一下,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就尝了一小口……

“助兴剂”下肚后,我整个人就懵了,感觉很轻飘。随着音乐的节奏,整个人都处于亢奋中,浑身充满力气。第二天醒来头晕脑胀,那晚发生了什么也不记得了,记忆断片。但是我只知道那种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那样舒服、缥缈、迷幻。从那以后,我经常回想起那晚美妙的感觉,后来便频繁出现在老板的饭局中……老板看我如此“上道”,也开始跟我慢慢熟络,之后便隔三差五就跟他要 “助兴剂”。

一个月后,我渐渐对“它”产生了依赖,这时我也已经得知那些所谓的“助兴剂”其实就是成瘾性药物(精神活性物质),可已经晚了……


(术后伤口检查)

自缚作茧,众叛亲离万金散

“他成瘾后,越发的自私、冷漠、贪婪、冲动。整天在想如何搞到‘货’,孩子的死活根本不管,这东西真是害人不浅!起初他向家里拿钱时,我们还以为生意周转不灵,后来我们才从朋友口中得知他沾上那玩意,花光了身上的积蓄不说,还欠下了一屁股债!”李某妻子气愤地说道。

日子久了,他吃那东西越来越狠,越吃越多,从一天一包慢慢变成一天三包、四包,甚至更多,原本健壮的身体也因为成瘾的加深而消瘦。亲戚、朋友、同事们看见我们就绕道而行;公婆劝过、骂过、打过,却照吃不误……

说到这里,妻子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丈夫。

“你以为我没有想过戒掉吗?但是想戒?简直比登天还难!”李某说。

只要一天不吸,就会浑身不对劲,不但没有精神劲,而且还腹泻、腹痛,鼻涕、眼泪一起流,就像是有蚂蚁在爬,全身每一寸地方、关节像被刀片撬开划破一样,痛得深入骨髓。

雪上加霜, 成瘾加重深患抑郁

由于长期吃那玩意,李某的身体出现了严重的透支,药物对他大脑神经的损害也日益明显。开始出现了焦虑、烦躁不安、意识模糊、谵妄、偏执、强迫行为、惊恐、注意力不集中、疲劳、头痛、视觉模糊、失眠、主动性降低、社会功能低下等症状。

在药物的控制下,出现了严重的幻听、幻觉,经常神经兮兮疑神疑鬼,老觉得妻子在外面搞外遇,对她又打又骂!

他因此而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不与别人交流,性格变得内向、孤僻,情绪低落、悲观,整天将自己封闭在小角落里,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劲、疲倦感严重。更可怕的是,他还自伤、自残,产生“结束自己的生命是一种解脱”的消极想法,撞墙、锤头、割腕等自残行为层出不穷。

但只要吃那玩意,精神就会比较振奋,情绪得到控制,药性过后抑郁症状又故态萌发,常感悲观绝望、度日如年、自责自罪,产生“四无”感(无用感、无望感、无助感和无价值感),有脑子好像是生了锈,转不动”或“涂了一层浆糊”的感觉。从前勤快爱干净的人,变成乞丐般蓬头垢面、不修边幅,意欲消沉甚至发展为不语、不动、不食,由此形成恶性循环……



(询问病情)

苦下决心,浪子回头金不换

李某双肘撑桌双手捂脸悲痛地说:“这一次我真的想要完完全全戒掉 “它”,治好我的抑郁症。再也不想跟以前的损友联系,只想踏踏实实地跟妻子好好过日子。”

任廷文博士在了解李某的成瘾经历后,感触良多,安慰道:“其实成瘾并不可怕,想要戒除成瘾性药物除了要有坚定的信念外,还需要有一套完整的治疗体系以及专业的护理技巧。治疗因成瘾性药物所致的抑郁症状可以有多种方法,如传统的干预手段、心理治疗或者是手术治疗。不过,以你的情况建议还是进行手术治疗。”

“手术也可以治疗抑郁?”李某问道。

“是的,因为长期摄入成瘾性药物可刺激大脑中的犒赏性神经中枢,使大脑形成依赖、有效的成瘾机制。通过手术干预大脑形成的犒赏性神经,消除服用成瘾性药物所致的抑郁症状。”任廷文博士说。

“根据我们的跟踪随访,手术后大部分患者在远离之前交友圈的情况下都可以戒断成瘾性药物,且其并发的抑郁症状也可消除。”任廷文博士补充道。

“对!我来就是想要手术!”李某说。

Tips

禅医精准脑科中心的立体定向成瘾阻滞疗法是利用立体定向技术结合热凝毁损术,对患者犒赏性神经中枢进行毁损,以消除患者关于犒赏性物质、行为及其引发的一系列精神障碍的身体和心理记忆,通过干预治疗使患者从成瘾性依赖和精神障碍中解脱出来。

>>了解更多,请点击<<


在医护人员的安排下,李某进行了周密的检查,同时由任廷文博士为首的专家团队对李某的成瘾程度、临床症状、检查结果进行了详细分析。大家一致鉴定李某为成瘾性脑病所致的精神障碍(即精神活性物质所致的精神障碍),鉴于李某有抑郁症的症状,因此此次手术的靶点定位更加谨慎。任廷文博士希望通过施行立体定向成瘾阻滞疗法,帮助李某尽早脱离苦海,重新过上新生活。


(与家属交流)

重塑人生,感激之情无以言表

任博士在术前将李某的影像数据(CT和MRI)传输到手术计划中,将两者图像进行融合、叠加,进行三维重建,确定大脑犒赏性神经中枢的位置并将其设定为手术靶点,对手术入口、手术路径进行精准计算,设计出最佳的手术计划。

手术当天,在中心主任任廷文博士、神经外科副主任郑守链、主治医师曹海强共同主持下,利用脑立体定向仪的精准定位,任博士很快就找到了术前已确定的靶点位置,并施行“立体定向成瘾阻滞疗法”。

术后李某的成瘾行为基本消失,精神障碍(抑郁症状)如幻觉、幻听、烦躁不安、疲劳、孤僻等情况也随时间的推移而消失。1个月后,在电话随访中,李某的妻子兴奋地告诉医护人员:“孩子他爸已经跟以前的损友彻底断了联系,现在每天都准时回家,表现挺乖的。”

“手术后我已经没有那‘瘾’了,人也精神开朗了很多。最近我还想着出去闯一闯,看能不能做点小生意。那些东西我是不会再碰了,不能辜负了妻子对我的期望。”李某接过话筒说。

听到电话传来的欢声笑语,相信李某今后一定会痛定思痛,痛改前非。一包小小“助兴剂”虽然不起眼,但是却能够给一个原本温馨的家庭带来灭顶之灾。希望大家引以为戒,坚决对它说“不”!

专家观点:

立体定向成瘾阻滞疗法主要是针对长期服用成瘾性药物、并发精神障碍且有自我意识想要戒除的患者。该疗法的目的主要是在高精度脑立体定向仪的指引下对大脑受刺激的犒赏性神经中枢进行干预治疗,解除患者对成瘾性药物的生理需求及渴望,其优点是见效快、疗效显著、痛苦少。该技术目前已在禅医精准脑科中心进行技术推广与临床应用。